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娲后人

发布时间:2019-12-10 20:39:51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锦苏听说只有拿到女娲石,吸取里面的灵力,才能恢复容颜,于是他隐姓埋名潜藏于六界各处,不惜人力物力财力,搜寻着女娲石。

十万年前,他终于找到了女娲的后人白涑,逼白涑交出女娲石,那白涑与其父母螣蛇、白矖一样忠于女娲,死也不肯,他只好向她痛出杀手,取她性命,不料却被前来黄落祭拜亡母的麒麟王所救。

锦苏料定女娲石定在麒麟国内,不在麒麟王那,就在世子赤郢那里。

因为赤郢是白涑的儿子,锦苏相信白涑定将东西托付给了他们……

想到这些。锦苏不由感叹,这事归根结底,都是因个“情”字所害。

他一路追到麒麟国,想方设法接近麒麟王和赤郢,并在暗中安插多名细作,却始终没有结果。

他没想到会遇上帝纾琦,自此不再隐姓埋名,不过是为了见她。

这些事他只能掩藏于心,不能跟帝纾琦说,这事,他知错不在帝纾琦,错得是他自己,误信谗言,才会被上古魔气玷污。

帝纾琦见锦苏不说,料想这事定让他难以启口,也就不逼他。

忙就地打坐疗伤.她的体质特殊,仅一会功夫,伤口已自动愈合,只是因为失血过多,一张俏脸不免有些苍白。

自那日后,每至月圆夜帝纾琦早早回到自己屋里,再不去找锦苏。

只是锦苏自打吸了她的血后,越发嗜血如狂,病情发作的也越来越频繁。

不到月圆夜,隐疾就提前发作,有时一月二次,有时三次……直至三天两头,把个锦苏折磨的生不如死,几乎崩溃。

这日隐疾刚发作完,锦苏虚弱地躺在地上,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可想到那即将到手的女娲石,他终于对生又有了期盼,眸里盈盈有光。

帝纾琦替锦苏熬制了碗汤药,算好他隐疾发作的时辰,正打算端给他。

听闻他在屋里与人议事,就想待会再过会,不想听见他开口道:“成败在此一举,这次势必要成功,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女娲石!”

帝纾琦的心提了起来。她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起女娲石,以前也只是在古书上看过,从不当真。

她以为那只是上古时代流下来的传说,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

有那么一会,她已猜到锦苏千方百计想得到女娲石的原因,她也想帮他。只是听他说,“不惜一切代价”蓦然间眼皮跳得紧,隐隐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心着实难安。

虽然她已离开麒麟国都城,但城里的事多少还是传到她耳里,因着锦苏的原因,经常有人出入府中向锦苏汇报。

她隐隐发现今日的锦苏身份怪异,似乎与当年不同。那些人中,时不时有蒙面的黑衣人,这些人行踪怪异,却重来不以正面视人,一身杀气腾腾的,实在让人心生惧怕。

不过那些黑衣人对她倒十分恭敬。

她想,大概是依着锦苏的关系,无人敢对她无礼。

长此以往,她事事留个心眼,只要遇见黑衣人,定想方设法从下人口中打听到一些事。

这日她已得知,麒麟王寿宴在即,锦苏打算将二十多名年轻貌美的歌妓暗中送往宫中。

那些歌妓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面貌百里挑一,歌技舞艺都是一流。

如此储心积虑,让帝纾琦十分难安。

想到自己之前去过的那间琴坊,越发确信那琴坊的幕后老板其实是锦苏。

她越来越觉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诡异,太过巧合,更像一个早就摆好的局,只等相关人入局,这网便一一罗列开,让入局的人无处可逃,死无葬身之地。

心下骇然一片。

回想到浅音的死,她纤指攥得紧紧。

浅音心口上的那支箭羽,她曾在其中一名黑衣人身上见过,只是当时没有在意,只觉那箭羽太过普通,随便捣两支也许真碰巧一样。

不过后来,她用计取了那黑衣人的一支箭羽,请人鉴定过,那是麒麟木,是麒麟的国的禁物,毒性非常强,不要说一箭穿心,只要是麒麟沾上那东西一点,就会修为尽失,成了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这麒麟木长在魔界的暗河边,不知锦苏是如何弄到的?

她忽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了解锦苏,从前的他风流儒雅,温柔体贴,现在的他变得阴险狡诈手段狠毒。

明明他双手早已沾满血,却仍能云淡风轻地坐在这与她谈笑。想必他与她在谈笑时,早就胸中沟壑无数,将一切都算计好了,只等收网,来个稳操胜券。

他是不是把她也算计进去了!

她端着碗的指尖连连发颤,碗里滚热的汤水不时洒到了手上,把她的手烫得通红,她却半点都不觉得疼。

她很快想到,锦苏要对付的人是谁。

赤郢!

心窜到了嗓子口。这个几个月来被她不愿提及的名字,此时依然能触动她的心绪。

想到那日锦苏那般的想置赤郢于死地,她再也不能坐以待毙。

帝纾琦回到自己的房间,匆匆收拾一番,混入那二十名歌妓里。她怕被人认出来,一早就将其中一位歌妓拉置暗处打晕,易好了容。

这易容术是她跟忘尤学的,那时只是闲着无聊觉得好玩,想不到关键时刻能拿出来用。

这二十个歌妓被分成四组,每五人乘坐一辆马车,趁着夜色浩浩荡荡朝麒麟国皇宫奔去。

这一路上,帝纾琦都不敢多言,多数时候,她都在假寐,偶然间听到其余四个女的聚在一起谈论。

只听其中一个道:“此回前去凶多吉少,或许再无回来的机会!”

其余三人听后个个表情黯淡,眸里盈满了悲伤。

帝纾琦瞧着她们,跟着叹气,不由开口道:“兴许,完成任务还能活着回来!”

其余四人听闻全怪异地望着她。

其中一个道:“舞儿,主子没给你服蚀心散么?”

帝纾琦这才知自己现在的名字叫舞儿,至于什么蚀心散她自然是不知的。不过听名字邪呼呼的,像是什么毒丸。

心下一想,莫不是锦苏怕任务失败,为防有人泄密,提前给她们服用了毒丸?

忙道:“当然服过!”

四人皆垂头,如同被霜打过的茄子全发蔫了。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晚上还有一章哈!晚上见了,感谢亲们一如既往地支持!下个故事写宫香珏,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欢迎留言!

90后性感美眉黄歆苑诱惑图片私房照

演员李呈媛浪漫粉色系写真

熊贝贝个人写真 就是这么不把熊当熊

郭晓婷轻熟女霸气女王范写真

尤果女神三美浴缸真空大尺度裸体写真

CEAD084大槻响番号CEAD084作品封面磁力链接

日本萝莉谢芷馨Sindy147人体系艺人图片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