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建筑文"/>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法国建筑设计展4月在北京和上海举行 -免费猫

发布时间:2020-02-17 13:46:58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法国建筑设计展4月在北京和上海举行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法国建筑文化有两条并行的脉络:由创新观念引动的反传统设计和对旧建筑的翻修与改建 作为“中法文化年”系列活动之一的“法国建筑设计展”,将在今年的4月至7月期间在北京和上海举行,这无疑是一场值得期待的展览———因为展览来自在建筑造诣上传统与艺术修为都堪称深厚的法国。 20世纪的巴黎城因建筑的繁盛而令整个西方世界为之倾倒;埃菲尔铁塔作为现代建筑的先知,至今仍然是“世界之都”的名片。而法国建筑从现代到当代的发展继续书写着它的荣耀,特别是在品质的内涵上,都成为20世纪世界建筑史上独特的篇章。 在法国产生了许多著名的建筑设计师,如让·努维尔(JeanNouv-el)、多米尼克·佩罗(DominiquePerrault)、保罗·安德鲁(PaulAn-dreu)、伯纳德·屈米(BernardTschumi)等。但法国建筑的真谛并不单纯在这些建筑师的奇思妙想中,也在于所有法国人对建筑艺术的崇敬和生动领悟中。 试图梳理法国建筑近百年的发展脉络几乎是徒然的,在岁月的韶光里,法国人浪漫的天性和生活的智慧早已将尖酸的设计理论和剑拔弩张的流派之分打磨得几乎不露痕迹,所以我们只能通过一些浮光掠影般的记述,让法国建筑独有的魅力得以片刻闪现。 1925年,世界博览会在刚刚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洗礼后的巴黎开幕。尽管博览会表面上一如既往,但一场意图解决建筑艺术传统与现代之间冲突的整合运动开始席卷法国,百家争鸣的景像成为那一时代的特征。 博览会结束后,勒·柯布西耶(LeCarbusier)、马莱·史提文斯(MalletStevens)、查里奥(Chareau)、艾琳·格瑞(EileenGray)等人于1929年初夏成立了“现代艺术家联盟(UAM)”,该组织即是以严谨、高贵和创新为主要特征的法国现代风格的先锋核心。 此后,随着建筑现代步伐的日益加快,创新求变成为时代的主题。1977年正式对外开放的蓬皮杜艺术中心集中体现了休闲与消费叠合的两元文化特色。之后20年,各种规模不一、样式迥异的博物馆、戏剧院和音乐厅等文化机构纷纷现身法国,这更加确立了建筑设计迎合社会文化需求的发展走势,也成为法国新建筑学派风格的最佳见证。而这一时间的建筑作品恰恰揭示了法国建筑尤其是文化建筑在近30年中两条并行的文化脉络:由创新观念引动的反传统设计和对旧建筑的翻修与改建。 反传统设计 由伦佐·皮亚诺和理查德·罗杰斯设计的蓬皮杜艺术中心是法国建筑设计受到反传统思潮冲撞的第一击。在蓬皮杜刚刚亮相巴黎的日子里,曾引起巨大争议,许多追求时尚的法国人也无法接受这个“肚肠露在外表”的工厂式建筑。但它却鲜明地反映了时代的锐变,甚至可以视为上世纪60年代末期法国社会变革的视觉结果。 与之相隔20年,由多米尼克·佩罗设计的法国国家图书馆(也称密特朗图书馆)似与蓬皮杜如出一辙:它的造型由书本开合概念转换而来,4幢超大体量的玻璃幕墙建筑与巴黎传统的小街小巷悬殊对峙。尽管该设计也备受指摘,但它却同样与巴黎“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城市性格不谋而合。而这些“表情”弩张的新派建筑并没有破坏法国几百年来古典建筑所营造的精致与华贵的氛围,它们虽然形态霸道、与传统决裂,却在精神层面与城市保持一致,为法国涂抹了一道绚丽的时代异彩。 旧建筑的翻修和改建 对旧建筑进行翻修和改建,是法国当代建筑设计的另一文化时尚,同时也是法国颇具传统和认可度的设计思想。在法国的建筑师看来,人类历史始终在前进,又从来不是一切重新来过。 闻名遐迩的例子是坐落于巴黎市中心塞纳河左岸由旧奥塞火车站改建而成的奥塞博物馆。奥赛火车站建于1900年,而由ACT建筑集团承担的改造设计充分尊重了车站原有的特色,以华美的玻璃天篷作为展馆入口,将过去的走道作为主要展厅区,整幢建筑宏大唯美,与展出的印象派画作相映成趣。 此外,波尔多市的原羊毛仓库被瓦罗德和皮斯特改建为当代艺术馆,里尔市的美术博物馆经让·马克·易波和米脱·维达尔之手焕发新颜。而更多工业革命之后建造的破落住宅区在经过建筑师的细致调查后都进行了区分对待的改造,并将通过类型学研究得到的老建筑特征体现在新建筑设计中,从而形成了新旧结合、外旧内新、新中带旧的混合区域。而这种动态的改造方式恰恰是维旧派的设计哲学。 进入21世纪,法国建筑师的任务转向为缔造美好的生活而重新编写城市规划的剧本。而法国式的做法,既不同于某些英美大设计事务所的“放任建造”的态度,也不同于目前流行的荷兰、德国设计班子有时缺少人情味的干预态度,法国人颇具将技巧和人文充分融合的本领。他们继承了浩瀚的古典建筑遗产,业已同现代大规模城市化的错误倾向决裂,也许这种温和的选择更有利于应对城市面临的挑战,从而创造一个适于居住、适于生活和更人性的未来城市形态。

痞子蔡小说

老梁故事会

妇女旗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