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善文刺激老路加大长期风险政府长痛不如短痛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8:32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高善文:刺激老路加大长期风险 政府长痛不如短痛

2014“远见杯”全球宏观经济预测春季年会2月22日在北京举行。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表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现在在高利率这样的条件下是不存在的,经济的下行是符合预期的,如果政府重新回到依靠刺激增加模式下,短期之内经济风险下降的同时,长期的风险相对就增加了。而去推动改革,那么短期的经济下降的压力所带来的在广泛的范围之内,所带来的压力无疑也是存在一个不确定性,在这些短期跟长期的痛苦选择之中,我相信我们看到的真正的是新一届的领导集体,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忍受带来的变化。  以下为文字实录:  高善文:谢谢证券市场周刊提供这样的机会,让我在这里跟大家围绕高利率条件下的下行风险做一个简短的交流,我注意到根据此前的时间点的安排,我们现在已经比我们预定的时间拖后了一下,所以我就尽量压缩我的演讲时间,我把我想要演讲的时间争取控制在5分钟之内,因为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演讲。  高利率条件下的下行风险,这个题目主要是三个词组成的,高利率,风险下行,首先我想讨论一下高利率问题,我们知道一般来讲有两个现象,一个现象十分令人困惑,另外一个现象更加令人困惑,接下来的讨论我重点讨论第一类问题,因为第二类问题可能永远都搞不清楚答案。对2013年的债券市场来讲存在了很多困惑的发展,这两个困惑在两个纬度上至少是非常清晰的,放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背景下来看,2013年的增长在过去几年是非常低的,从通货膨胀来看,整个物价水平也维持在相对低的水平上,在这样的宏观经济背景下,我们看到在银行间市场,特别是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无论是短期的固定收益产品的利率,还是产品的固定收益的利率,都创出了或者几乎创出了十几年的新高。这样的组合在历史上是十分罕见的,在历史上所有其他的时期,非常高的利率时期与非常高的经济增长和非常高的通货膨胀联系在一起,只是在2013年在经济增长非常的弱,通货膨胀非常低的背景下,我们看到了罕见的非常高的利率。一年期的债权利率水平创了新高,放在历史的背景下来看,这是非常令人困惑的。  第二个非常令人困惑的发展是在整个的金融产品的光复上来看,如果我们对比实体经济面对的成本,比如说我们观察票据市场,观察非标产品的市场,包括观察一些可能的数据所暗示的民间利率水平,我们同样能够看到在非常长的时间里面,总体上来讲,在实体经济领域他们所面对的利率水平的波动,与银行间面对的利率水平波动是非常高的…我们通常也会看到在信贷市场上,在票据贴现市场上,在很多数据现实的非标市场上,利率几乎是同步的,并且幅度也是出现了巨大的上升。但是在2013年的话在这个层面上也是非常令人困惑的,是在银行间的市场达到了10年高点的同时,我们看到利率水平总体上来讲比较低,在一般现代市场我们几乎看不到利率水平的上升,在显示非标市场上利率还出现了下降。在贴现市场上利率相对来说幅度也是相当轻微的,这样的话在一般的信贷市场上利率稳定的联系出现了明显的断裂,这样的断裂在这样的背景下来看也是非常罕见的。这是我们对第一个问题利率问题的讨论。  这样的讨论我想说的所有的高利率,在高利率的背后,2013年我们看到的高利率放在历史上来看是非常复杂的…并且看起来还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如果我们认为实体经济的活动主要是受到了他自身所面对的利率的影响,那么在这个意义上来讲,迄今为止在实体近来范围之内,我们基本上是看不到高利率这样的经济条件的。第二个经济下行,对于这一轮经济的下行看起来应该不是特别的令人奇怪,实际上在去年短暂的报增长的退出之后,绝大多数都认为经济的加速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乐观的估计认为会到两到三个季度,悲观的估计只有三到5个月,我们当时是属于偏悲观的估计不会超过5个月的时间,基于其他的一些原因,我们曾经认为在11月份前后,经济表现出非常强的减速的趋势,但是11月份和12月份出来的数据看上去仍然比较稳定,减速的势头不是特别的强,在当时我们仍然感觉到非常的困惑,因为我们有其他的理由相信在11月份的时候经济就已经出很强的减速,当很强的减速的苗头出现我们多多少少才开始出了一口气,我们觉得经济的发展终于看上去围绕一个相对正常的模式。  如果仔细去检查经济下行数据的话,我们看到经济的最终需求,特别是最终的投资需求总体上来讲仍然是比较稳定的,在去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面,最终的需求都比较稳定,即使在最近,最终需求下降的迹象并不是特别的明显,无论是去年7月份经济的上升,还是11月份以来的下降的它都来自通货膨胀的调整变化。…稍微盼的长一些,最终会脱离经济的表现,但是迄今为止的数据,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个方面的发展,而存活结构的发展在6月份前后都会促使经济…我们不见得有那么强的理由相信在那个利率下仍然会有大幅度的减速,我们认为6月份之前我们对经济表现的看法仍然很谨慎,但是下半年经济的看法还存在一些变数,看的非常负面的话也许是有一定风险的。  第三个是高利率经济下行下的风险,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现在在高利率这样的条件下是不存在的,经济的下行是符合预期的,在我们看到经济遇到的风险主要是在两个层面上,第一个是坏账压力的暴露,特别是在经济体系的边缘部分,比如说在银行体系内,或者在某些领域出现非常明显的有一定的广泛性的违约,这样的违约在金融市场上所引起的大家的猜测是一个明显的风险因素…从长期来看这增长了金融体系的风险…在一段时间之内对风险产品的重新定价在金融市场上会造成一些混乱。这个是第一个领域的风险,第二个在性质上是相似的,在2013年下半年之前比较长的时间里,政府面临经济减速有一个固定的应对模式,政府有一些政策手段去刺激,刺激政策手段对经济通常会产生影响,然后事情过去之后经济呈现疲态…经济增长看起来是合理的,但是这样的模式无限制的维持下去,他所产生的成本和代价越来越引起了大家非常大的关注和在一定程度上的担心。那么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胜利结束,在现在的利率下,党中央国务院会采取什么样的模式来应对它对我们来讲仍然是一个风险因素,我们是像以前一样继续走减幅再刺激,再刺激再减幅…这一点无疑存在很大的变数,如果政府重新回到依靠刺激增加模式下,短期之内经济风险下降的同时,长期的风险相对就增加了。而去推动改革,那么短期的经济下降的压力所带来的在广泛的范围之内,所带来的压力无疑也是存在一个不确定性,在这些短期跟长期的痛苦选择之中,我相信我们看到的真正的是新一届的领导集体,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忍受带来的变化。  在这个方面我相信也许用不了三到五年的时间我们就会看的更加清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