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开在心里的花

发布时间:2020-06-30 18:36:25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张朝晖,笔名朝晖, 1972年出生,福建省平和县人,现为漳州市诗歌协会副秘书长、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自高中时期开始写诗, 作品散见于相关报刊、网络和《第三说》等诗歌选本,出版个人诗集《异域》《语言的碎片》。

张朝晖的儒雅形象一直驻扎在我的心中,但是一开始时却与诗歌无关。认识张朝晖先生是在15年前的一次商业活动,由于当天日程紧张,仅聊了几句话,知道他是平和老乡,在一家地产企业当高管,言语不多、不善做派。后来十几年间,好几次在文艺笔会上遇到他,他还是戴着眼镜,不同于商业活动的是行头不同了,不是提着又沉又大的文件包,而是胸前吊着一台价值不菲的单反相机。再后来,在漳州本土诗刊《0596》上看到了他的诗歌作品,在微信圈看到他的书法作品,在他家里小聚看到他的酒品——10多年来,随着交往的加深,他的儒雅的外延不断扩大,由平面而立体,由商界跨入文艺界。

张朝晖诗集《语言的碎片》第一版于2013年由漳州市文化局内刊出版。作为漳州诗歌协会2015年会员计划之一,《语言的碎片》第二版增加了部分新作和诗评,由黄河出版社正式出版。本书汇集了作者自1992年至今创作的诗作80余首,分为“忘情都市”“朝花夕拾”“异域”“以诗之名”及“诗评”等五辑。作者凭借对诗歌的热爱与真诚,以自身的经历和体验,用诗歌的形式记录了一个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生命个体对城市、乡村、爱情、现代文明、精神世界、生存困惑……等诸方面的感受,力图展现一个微不足道的“七十年代”生人对人生、生存、情感的理解。

“一花一世界”“痛苦出诗人”,这些传统的文学创作观念与现今文坛现象似乎有些悖逆。每天我们打开电脑,点击诗歌网页,许多“诗歌之花”扑入眼球,但是只看到“花”而看不到“世界”,只看到“诗人”而看不到“痛苦”。许多诗歌作品徒有诗歌的表现形式而无实质内涵,却由于当今信息网络发达、发表网站众多、发表欲望旺盛的诸多缘故,造成了目前诗坛上诗歌作品满天飞的现状。当然,我说的这个现象其实也不限于诗歌而已。就在许多人为自己练就“摘叶飞花”功夫而在各种场合自鸣得意的时候,张朝晖的《语言的碎片》却如“一粒夜间的微尘”悄悄出现,浅吟低诉一个诗人的痛苦与思考,让人触摸到张朝晖隐藏在内心的思想的棱角,欣赏到在社交场合言语不多的诗人盛放在心中的语言艺术之花。

严肃的人生、有意义的人生都是带着头脑深入思考的人生。张朝晖的诗歌作品没有注明具体创作日期,但是,思考是明显的。在《语言的碎片》中,我们通过诗人眼睛看到一个都市生活的“落伍者”,生活在都市之中却感觉不到都市的美丽,而是“广告牌机械地跳舞”“焦躁的内心/敲击坚硬的玻璃”“沉重的日子令人压抑”“我的城堡将在城市的躁动中沦陷”“我觉得很难融入那些喧哗”。基于诗人对城市的这种印象,看到的都是“表演卖力的跳梁小丑”,诗人内心的失落与痛苦暴露无遗,“在喧哗之外的某个角落/得到光阴沉默的抚慰”“在城市中间/我没有找到突破口”,诗人的清醒与城市的混乱与拥挤格格不入,于是他想逃离这个世界,“哪些才是我想象的天堂?”有些诗评者因为张朝晖这样的城市印象而认为他是个消极悲观的人,但我不这么认为,张朝晖在字里行间透露着他的隐忍与坚强,比如《感动》“在将到来的冬天/我决定和你相互取暖/那是因为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你可能给过我一些可贵的信任”。

除了比较集中地凸显了诗人的城市印象,《语言的碎片》还记录了诗人对爱情的渴望与悲伤,对日常生活的诗意记录。席勒在《新世纪的开始》中写道,“你不得不逃避人生的煎逼,遁入你心中的静寂的圣所,只有在梦之园里才有自由,只有在诗中才有美的花朵”,张朝晖正是这样,当“情人在滨海城市无声消失”,当“站在远处的爱人/再生又覆灭”,诗人并没有因此而绝望,而是继续期待“雅克林娜”的出现,即使是在梦中。

狄尔泰说“诗是理解生活的感官,诗人是明察生活含义的目击者”,张朝晖就是这样忠实的目击者,记录者,《语言的碎片》记下了许多城市生活的细节,比如《快乐的早餐》中记下了“油条与卤蛋”意象所代表的生活窘境,《五粮液》记下了诗人用审慎的眼光观察到的城市的“心照不宣和随波逐流”。在这个小辑里,“流浪”“归隐”“避开”“超脱”等字眼相继出现,从中可以想见诗人囿于生活而又急着想要改变、超拔的渴望。此外,《语言的碎片》还记录了诗人与诗人朋友之间的交往,诗意描述了闽南诗群的一角。

张朝晖不是专业的歌者,因此,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必须审慎地进行,就像他写诗,“普遍认为他已经睡去/甚至睡去了无数个这样的夜晚”,其实他并没有睡去,之所以要让人觉得他睡去了,只是因为“必须选择在深夜盛开/其实就是为了躲避你们的好奇”,诗人有自己的不愿被人打扰的精神城堡,在这个幽深的城堡中坚持自己的追求,诚如张朝晖在自序中所言,“我只是一个在语言的黑夜里追寻光明的孩童,偶然捉住了几只发光的萤火虫”,他在不满现实生活的同时追求着精神的抚慰、诗歌语言的艺术。

我们期待着诗人再次被语言的电光火石击中,而且更彻底些、完整些、洒脱些,毕竟,“最高意义上的诗是在想象中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MyBatis update丨慕课网教程

Java 基础语法丨慕课网教程

02 MacOS 下搭建 Python 开发环境丨慕课网教程

06 Markdown 列表丨慕课网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