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使与魔鬼的较量长篇小说这方凉水长青苔主要人物分析

发布时间:2020-07-13 11:33:21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王大菊 谭明和

利川土家族作家雨燕的长篇小说《这方凉水长青苔》,在塑造人物形象方面颇有功力,主角配角都特色鲜明,栩栩如生。小说人物形象众多,人物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主要有两位:代表“天使”的夏澄荷,代表“魔鬼”的杜兴来。他们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在柔弱与强势极不对称的氛围中,进行着明的暗的、或死或活的较量,人性的善良和丑恶显露无遗。小说结局以悲剧收场,看似邪恶一时占了上风,却更能给人一种极强的震撼和反思。

夏澄荷是这样登场的:“老鸦岭的老桂树下,夏澄荷亭亭玉立,仿佛桂花仙子。”环境是那样的令人惬意:“夕阳红得像火,把头顶的天空烧得通红。那红光在神仙峰顶的白崖上流淌,在崖头秋叶间跳跃,像火焰,如流水,热烈,烂漫,让人莫名的激动。”金枝玉叶的美人儿,身处这么优美的环境,同时还有锦屏庄园二少爷柳子禹热辣辣的爱情滋润,这种幸福无比的日子要是持续下去,该多美好!

然而,厄运却一步步向她逼来。从赵毛弟和蒋菊儿因奸情杀人败露,被锦屏庄园族长等人掀下老鹰岩粉身碎骨,夏澄荷目睹此景被吓晕,到她父亲因军令如山开赴台湾从此骨肉分离为起始阶段,预示着她多舛命运的开端。接下来是杜兴来唆使耿长风以“缴财”为名,大肆整人,锦屏庄园已“弥漫着一股阴森的气息”。随着锦屏庄园最后一任族长被生生整死,她心爱的子禹被活活摔死,她那悲惨的命运也正式开始。紧接着,她和柳家幸存的柳蝉儿、柳蝶儿等被赶进了破败的土地庙,过着猪狗不如、暗无天日的生活。她为了保护锦屏庄园免遭劫难,不得不把自己的身子给了权倾一时的耿长风。为了弟妹不被饿死,她竟然向队屋食堂里的秦大福师傅“卖肉”。纸包不住火,秦大福被活活整死,她也成了“过街的老鼠”。夏澄荷与杜兴来唯一的一次正面冲突,是锦屏庄园被烧毁了一大半之时的愤怒之举。面对杜兴来那样的恶人,她完全是以卵击石,也仅仅是“两眼喷火,朝他扑上去……一阵抓咬厮打。杜兴来没有防备,脸上被抓出了两道深深的血痕”。而接下来她所遭受的,是一阵重重的拳打脚踢。柔弱的女子,哪经得起这般打击,结局只能是鼻子嘴巴鲜血长流,昏死过去。经过这次沉重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她的神志开始模糊,逐步处于半疯半癫的状态。她看着斗志昂扬的群众在奋力地砸着庄园,朝他们发出了怒吼:“疯了,疯了,你们全疯了!”可是,一个疯子的呼喊和哭叫太苍白无力,像一滴小雨点砸进波澜壮阔的大海。她感到唯一的一次胜利,是把造反派头头杨红兵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虽然又遭到了一阵拳打脚踢,但保护了她呕心沥血珍藏多年的锦屏庄园的图纸。尽管长期处于半疯半癫的状态,但她最终没忘把图纸藏在她最信任的男人刘生旺家亮瓦下面的房梁上。夏澄荷的最终结局是惨死于1973年那场“批林批孔”运动,惨死的地点恰恰是她曾经被吓晕死的老鹰岩。阅读至此,“天使”的悲惨命运令人唏嘘不已。

作为两类不同人物形象的代表,夏澄荷的命运与杜兴来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杜兴来原是锦屏庄园的一名长工,因为和大管家沈岫云的“皮绊打得天昏地暗”,借着这根“高枝”,逐渐成了掌管财物的管家。“土改”时,他摇身一变,成了贫协主席,开始利用手中的职权“忙着革命”,忙着整人,之后当上了锦屏公社的副书记。每次运动,他都会兴风作浪,不整倒整死一批人绝不罢休。“文革”爆发,他又爬上了县革委会主任的位子,就连亲亲的叔丈人———县委书记都不放过,老书记差点被整死。杜兴来后来又担任锦屏公社的书记,权力达到了顶峰,坏事几乎做尽做绝。最耐人寻味的,是他的结局出人意料:锦屏庄园成为旅游景区后,他成了锦屏庄园的学术权威、口才极好的导游。他的人生看起来灿烂无比,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仅在“女人缘”上即可窥见一斑,好比《金瓶梅》中的西门庆。他与沈岫云几番皮肉辛劳,志在当上锦屏庄园的管家,钱财自然滚滚而来。因为握有翠叶的“把柄”,结果也是如愿以偿,让他快活。女区长林雨寒手中有权有关系,杜兴来和他的母亲辣婶极尽阿谀奉承,关怀备至,终使林雨寒成了他的老婆,并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在任锦屏公社书记期间,他又“搞上”了妩媚清秀的女文书江映红。在他人生即将到达终点站时,他还找了一位比他小30多岁的川剧演员,“老夫少妻,亲亲热热”。

而之前那些女人的结局也值得玩味:沈岫云被杜兴来一伙整得跳水而亡。翠叶一生和杨八斤打打闹闹,抑郁愤懑,命丧黄泉。林雨寒心力交瘁,心灰意冷地与杜兴来永远分了手。江映红则被杜兴来抛弃了,“如同扔掉了一双烂鞋子”。在锦屏庄园,杜兴来心知肚明,只要把沈岫云弄到手,他就会捞到好处,结果不言而喻,他的日子显然比其他的人过得滋润。为了满足自己的心理和身体需求,他和翠叶的一番云雨,可谓各取所需。杜兴来和林雨寒的结合是权和势的结合,一旦没有了权势,这样的婚姻即刻土崩瓦解,这似乎就是宿命。至于和江映红的苟合,看起来是“老牛啃嫩草”,现实生活中也并不鲜见。透过杜兴来和这些女人“亲热”的表象,不难看出那个时代人性的嬗变与不可捉摸。而夏澄荷与杜兴来在整部小说中的较量,不仅仅是保护与毁坏锦屏庄园的较量,更是人性中最善良的“弱”和最险恶的“强”的较量。

稍不留神,历史往往就会开天大的玩笑:贤惠,善良,有知识、有责任感,犹如“天使”的美女子的下场往往悲惨;而见风使舵,自私自利,无恶不作,贪财好色,贪婪卑劣,嗜权如命,完全称得上“魔鬼”的势利小人却处处心想事成,青云直上。这似乎应了“好人命不长,坏人活千年”的谶语。而这样的结局,绝不是作家杜撰的,而是那段历史的真实写照。作家在创作手记中写道,小说中的许多人物看似虚构,其实大多是有原型的:小说中的柳子健,原型就是作家的大伯父。作家的大伯父曾是一位忠诚的地下党员,参加过“一二·九”运动,解放前把家里大量的钱财捐给党组织。解放后,40多岁的他被打成右派。大伯父死后,大伯母被逼疯,六个儿子天各一方。昱途的原型是作家在文联工作时认识的一位老先生。他的经历就如昱途,至今孤苦一人,住在利川柏杨镇上,靠政府的一点救济度日。作家感慨:“当你面对他们的时候,自然就有了写作的冲动。他们也都是活生生的人,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却命如草芥,一生悲苦。”她毫不讳言:那一段历史被很多人书写,但今天的人们却不愿意提及。然而,如果触及大水井,回避这一段历史却是十分肤浅和不负责任的,而且无法面对良知。因而,她没有放弃这种使命,潜心创作。作品的主旨是希望众生平等,看不得太多愁苦的事,也希望这个世界从此不再有争斗,不要人为地制造灾难,每个生灵都能幸福快乐地走完一生。其美好的愿望虽然有点一厢情愿,但反映了作家创作这部作品的良苦用心,让人反思过去那疯狂年代给社会、给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期望人们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天使”夏澄荷的悲剧不是她一个人的悲剧,而是那个时代的悲剧。“魔鬼”杜兴来的“风光”其实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罢了。作品表现夏澄荷的心灵美虽然显得太柔弱,但她代表了主流社会的人生价值取向,人们都希望这样的“天使”越多越好。杜兴来丑恶的“表演”虽然一时能占上风,但不可能长久,因为历史的车轮总会滚滚向前,拨乱反正,“魔鬼”迟早会被觉醒的人们诅咒和唾弃。可以说,小说对杜兴来等人物形象的成功刻画,给作品增色不少。细读作品,人物事件耐人琢磨,蕴涵着丰富的内涵。人物与事件饱含作家的深切感受和人生思索,是作家对生活进行深思熟虑的结果,通过作家的艺术加工提炼而变得更加真实、深刻。

一位评论家曾说:“衡量小说的成就,要考虑作品反映生活的广度与深度以及真实程度。要通过鲜活的题材和新颖的人物形象反映时代的巨变,揭示生活的本质,探寻生命存在的各种可能。”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方凉水长青苔》无疑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世界上没有一部文学作品是完美无缺的,《这方凉水长青苔》同样不是完美无缺的。正如之前一些评论家所说的,它在布局谋篇上,在思想情感上,在语言修辞上存在着或多或少的遗憾。据笔者不完全统计,作品有的语言表达欠准确、错别字及标点符号错误达87处,留下缺憾。真切期盼雨燕及更多的本土作家出更多的反映本民族的文学精品,促使恩施文学逐步走向全国。

驻马店职业装订制

驻马店订制西服

烟台工作服订制

常德定制西服